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纪念张仃诞辰百年暨张仃艺术成就特展

2017-05-23  来自: 中国美术 浏览次数:463

摘要: 2017年是张仃先生诞辰一百周年。5月19日,由中共厦门市委宣传部、厦门市文广新局、厦门市文联主办的纪念张仃诞辰百年暨张仃艺术成就特展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

原标题:关于张仃的又一次历史性回顾活动启幕厦门

图片1.png

 张仃百年艺术特展开幕式现场

 

       2017年是张仃先生诞辰一百周年。5月19日,由中共厦门市委宣传部、厦门市文广新局、厦门市文联主办的纪念张仃诞辰百年暨张仃艺术成就特展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此次活动是继中国美术馆举办“它山之石——张仃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展”之后,又一关于张仃先生的大型纪念性学术活动。

图片2.png


 

  张仃美术馆馆长徐向阳向嘉宾介绍展览作品

 

       此次特展,以张仃先生艺术生涯为轴线,从早期从事漫画创作开始,到晚年书法创作结束,对其在不同历史阶段、不同创作时期、不同创作题材和内容,进行认真梳理与归纳,全面回顾了张仃先生的艺术生涯和创作成就,系统展示他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的具有代表性的名作佳构,引导国内外艺术家和广大的书画爱好者,反观漫画、中国画和艺术设计的优良传统,梳理中国山水画发展脉络,尤其是通过对其焦墨山水的展览与研究,从其本源性架构去探寻山水创作的基本理念和价值取向。结合作品展示、创作解读、影像播映、现场讲解和学术研讨会等活动形式,重新认识张仃先生在艺术创作的内容题材、社会功能、技术方法、文化观念、精神内涵、遗存意义,学术价值、历史定位。

图片3.png


 

   王鲁湘与张仃夫人理召先生观看张仃百年艺术特展

 

       活动期间还举办了张仃百年诞辰学术研讨会,理召、杜大恺、戴志望、王鲁湘、李兆忠、张朗朗、王新伦、吴洪亮、王平、李大钧等与会学者及相关嘉宾以当代背景下,就张仃作为20世纪一代艺术大家对于弘扬中华精神、树立文化自信、传承民族艺术的重要意义,从文化自信、文化视野、艺术问题、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等角度进行了深入研讨。

 

       随着历史演进和时代进步,中国美术事业创作已经迈向一个新的历史起点。思想的解放,传统文化的复归,艺术视野的扩大,表现题材的拓展,描写技法的创新,已经将其推向复苏和振兴之路。但是,同时也产生不少值得我们检讨和反思的许多问题。相信借助对张仃个案的深入研究与探讨,亦可为倡导中国画和艺术设计于现阶段的发展回归理性,真正实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艺术在当代语境下的后续传承和勇于创新提供参考。

图片4.png


  纪念张仃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活动研讨会现场

图片5.png

张仃(1917年—2010年)

20世纪中国美术不能没有张仃

       文\王鲁湘(著名学者、凤凰卫视文化栏目策划人,此次纪念活动的学术总主持)

 

       张仃,作为20世纪中国美术史标志性的人物,参与和引领了20世纪中国美术许多重大事件,促进和改变了中国美术某些领域的发展走向,离开他,一部20世纪中国美术史就是残缺的。

 

       20世纪的中国漫画不能没有张仃。反侵略,争民主,争人权,鲜明的政治主题,强悍的艺术风格,使张仃漫画如投枪,成为时代的强音,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成为进步文艺的标志。

 

       20世纪的中国装饰艺术不能没有张仃。从延安到北京,张仃一直是解放区和新中国的首席设计师。时代精神、民族民间、中国气派,一直是他的设计美学,贯穿于他的设计实践和教育。“毕加索加城隍庙”,形象地表达了张仃装饰绘画的内在张力,以及60年代中国美术最前卫的品质。

图片6.png

 张仃 山居

 

       20世纪的中国美术教育不能没有张仃。作为美术教育家,徐悲鸿和林风眠“以西涵中”的拿来主义,潘天寿“中西各表”的文化坚守,并不能完全代表20世纪的中国美术教育。主要以张仃为杰出代表,包括张光宇、庞薰琹、祝大年、雷圭元、吴冠中等艺术家在内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构了一个徐、林、潘之外的全新的美术体系,它既是一个全新的美术教育体系,也是一个全新的美术创作体系,是一个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苏联,也不同于传统的新中国自己的美术体系,它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并一直延续至今,广泛、全面、深刻地影响到中国衣、食、住、行等实用美术的方方面面,并进而成为中国现代“大美术”的先声。这个以开放而非封闭为导向的美术体系,视野之广阔,思想之活泼,依取之宏博,前瞻之深远,在中国美术史上是空前的。

图片7.png

 张仃 秋风

 

       20世纪的中国山水画不能没有张仃。从1954年同李可染、罗铭江南写生,到“文革”中开始焦墨山水创作,山水画既是他寄旨遥深的私家怀抱,是他畅神幽思的世外桃源,也是他探索革新传统绘画的公共语境,是他表达文化立场的精神家园。从50年代高擎“中国山水画革新”大旗,到90年代疾呼“守住中国画底线”,不同的话语,表达的是同样一颗中国心,和对历史使命在不同年代的毅然担当。


张仃 版纳风情

 

       20世纪的中国壁画不能没有张仃。从1958年创建中国第一个壁画专业开始,他就是中国新壁画运动的杰出的实践者。首都机场壁画群的创作,成为改革开放新时代艺术大解放的第一声春雷。

图片8.png


   张仃 雪拥天池图

 

       张仃是黄宾虹所说“上下千年,纵横万里,一代之中,曾不数人”的大艺术家,而不仅仅是那种师心自用、任性纵情的艺术天才。他有思想,有抱负,有担当,有学问,有才情,更重要的是,他的艺术人生与中国现代波澜壮阔的革命史休戚相关,他的艺术作品、艺术活动和艺术思想与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一起,这才是20世纪的中国美术不能没有张仃的真正原因。(本文系张仃百年艺术特展前言)

 

(责任编辑:晓兰

 

图片9.png